• 蟹界的“老幹媽”蟹小咪來了,快來聽聽我們的故事

    發布時間:2016-10-18

    我敢打賭,

    哪怕你是一位行走江湖數十載蟹祖宗,

    怕也沒見過如此好吃的的“蟹肉醬”

    下面跟小編來探一下為何這裡的

    蟹肉醬這麼好吃吧


             戴窯鼎煊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,總投資5000萬元。該公司從水産養殖,産品自主研發,水産品深加工到銷售,形成了一整套的産業化結構。
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産品有“蟹小咪”、“鼎煊”兩大品牌。“蟹小咪”水産調味品已經走出國門,産品有蟹肉醬、龍蝦醬、魚肉醬、香辣螺蛳醬、蝦仔醬、鮑魚海鮮醬、麻蝦醬、蟹味魚肉醬、牛肉醬。“鼎煊”速凍食品有蟹肉餃子、龍蝦餃子、魚肉餃子等,還有      生鮮大閘蟹、生鮮小龍蝦。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目前,該公司已申請了10個國家發明專利,填補了國内淡水水産品深加工的空白。




    企業創始人

    創始人— 餘長生   

      


         80年代,在廣大農村,當大家都本本分分經營自己的兩畝三分地的時候,我們故事的主人公餘長生就沒有那麼舒服了,餘長生在十幾歲就開始幹農活,16歲初中畢業,就到村裡的水泥廠做工掙錢。拼死拼活的每個月也能掙個30塊錢,無力改變家庭的生活狀況,他決定到大上海闖蕩一番,看看能否闖出一片天地。



          到了上海在磚瓦廠挑土,碼頭做裝卸工,費勁吃力的生計。


          上海在老餘眼裡遍地都是黃金,渾身都是幹勁。他看到開船跑運輸很掙錢,就買了一條水泥船搞運輸生意,為了讓上海老闆們信任,他天天晚上熬夜學上海話,很快賺的盆滿缽滿,正好趕上上海大發展的良機,輝煌的時候,老餘在上海擁有三個碼頭。兩家公司,在上海和興化都建起了軋鋼廠,還有一個房地産項目。

    08年開始,先後出現了金融危機,房地産滑坡和鋼材價格下滑。似乎每個經濟問題,都跟老餘的業務挂上了鈎。倒黴的事兒,一個接着一個,餘長生想到了轉型。

    從蟹開始


           從闖蕩上海開始,漂泊了20多年的老餘,又回到老家興化,每當看到村民們養蟹賺錢,老餘不想就此消沉,他想從養殖大閘蟹開始重新崛起。出人意料的,大閘蟹也是有大小年的。好的年景每隻大閘蟹能賣五六十塊錢,差的年景隻能按斤賣。每斤隻有二三十塊錢。連基本的養殖成本都不夠。缺腳的殘蟹根本賣不掉,在大閘蟹養殖領域老餘是新手。走了幾年的彎路,蟹的産量和質量都不如同行,三年虧了四百多萬,斷了資金鍊的老餘更是雪上加霜。最困難的時候他甚至把自己的豪車賣了給員工們發工資。


   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女兒海平在瑞典留學,2014年中秋節,本是中國人團聚的日子,女兒的思鄉痛又犯了。最後海平說,老爸我好想家,好想吃家鄉的大閘蟹。



           老餘的廚藝不錯,平時燒得一手好菜,當時老餘靈機一動,就想用蟹肉做道菜放到行李箱帶過去。


            就裝了兩瓶,悄悄的放在行李箱寄到北京去了。


           當女兒收到行李箱打開以後,海平嘗了一口,感覺很好吃,當晚就叫了十幾位中國留學生一起品嘗。同學們都說特别好吃,大家一起給它起了個名字叫蟹肉醬,都說是父愛帶來的美食,有幾個同學把好吃的蟹肉醬發到微博上去了,在國外一下子炒的特别火。


     海平把這些視頻發給老餘看了以後,老餘就想缺胳膊少腿的殘蟹反正也賣不掉,是不是把它做成蟹肉醬,當成商品來賣。既解決了企業轉型的問題,又解決了當地殘蟹小蟹賣不掉的難題。


    老餘就做了一批蟹肉醬,在微信上試銷售。結果意想不到的驚喜,做出來的蟹肉醬被搶購一空,當月銷售3000瓶,後來老餘又尋思,大閘蟹能做醬,其他水産品是否也能做成醬。



    老餘把全部身家投入了進去,建了高标準的廠房、冷庫、食品檢測設備、自動灌裝生産線、自動炒鍋,自動化的設備,高大上的廠房和清潔的生産環境,被老餘當做東山再起的堅強後盾。



    為了迎合年輕人的愛好,老餘專門找設計公司,設計了一套卡通式的包裝,并注冊了商标,他說要理解現在80、90後的需求。


       央視記者采訪老餘的時候問,你的成功秘訣是什麼?老餘說,機遇是平等的,每個人的身邊都有商機,看你怎樣去把握商機,怎樣去開拓,怎樣去創造商機,隻要你肯動腦筋,成功是必然的。



    我們的蟹好吃到牛什麼程度?

    每一隻都精挑細選,

    秘制研發各種口味暢吃,

    這還不算,

    我們的生産産房

    衛生标準能達到98分,

    隻為讓您放心,

    歡迎大家前來購買。